网站建设

借“网络关键词”诈骗8000多万元 51人获刑

类型:防骗专栏  日期:2016-6-14 19:27:20

法制晚报消息:中网互赢公司62名员工在总经理的带领下,利用“网络关键词”进行诈骗,骗取259人钱款共计8442.905万元。今天上午,一中院对这起新中国成立以 来涉案人数最多的合同诈骗案进行宣判,以合同诈骗罪分别判处石淑荣等51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二年到二年不等的刑期,另外贺某等11人则被定罪免刑。宣判后,该案第一被告人也是该公司的全国行政总监石淑荣的老公表示,对石淑荣的判决太重,将上诉。

宣判后,一女性家属情绪失控,最后被家人抱出法庭 摄/记者 洪雪

现场 不少被告人情绪失控 当庭痛哭

上午9点50分,62名被告人依次被74名法警带入一中院的大法庭,密密麻麻地站成四排。45名律师分四排坐在法庭的一侧。多名被告人低头擦拭眼角,也有几名被告人面带微笑,不断朝旁听席方向张望。

旁听席上坐着50多名被告人家属,当看到自己亲人走进法庭,家属们不停地挥手,不少人不停地叹气,抹眼泪。

上午10点17分,宣判完毕。听到宣判结果,不少被告人情绪失控,当庭痛哭,而旁听席上也传来阵阵哭声,多名家属不愿离开法庭。一女性家属太过伤心,最后被家人抱出法庭。“我们一定要上诉。”该案第一被告人石淑荣的丈夫告诉记者。

判决 51人获有期徒刑 11人被定罪免刑

法院查明,自2013年至2014年6月,中网互赢公司总经理刘晓强(另案处理)指使被告人石淑荣等62人,在北京市海淀区、昌平区等地中网互赢公司内,以公司名义在签订、履行关键词网络服务合同的过程中,谎称该公司系工信部下属单位,虚构有他人抢注或有买家高价收购等事实,诱骗被害人王某等259人在该公司完善关键词网络资源、购买付费业务,以此骗取钱款共计人民币8442.905万元。

其中,被告人石淑荣于2013年5月进入该公司工作,曾任行政总监、全国行政总监,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8415.905万元;被告人申岩于2013年1月进入该公司工作,曾任财务部经理,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8442.905万元;其他大多数被告人直接参与合同诈骗的犯罪金额从几百万元到几万元不等。

一中院审理后认为,石淑荣等62人身为单位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其行为均构成合同诈骗罪。被告人石淑荣作为全国行政总监、申岩作为财务部经理,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他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均系从犯。

鉴于各被告人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涉案赃款已全部追回,被害人损失能够得到弥补,故根据各被告人在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分别判处相应刑期。

一中院上午作出一审判决,以合同诈骗罪,分别判处石淑荣等51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二年到二年不等的刑期,另外贺某等11人则被定罪免刑。

案发 受害人被骗又被耍 员工误发短信露馅儿

据承办该案的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公诉一处副处长赵鹏检察官介绍,当时很多被害人发现自己被骗了。被害人张某称,他被骗给中网互赢公司打款后,当晚收到一条错发的短信:“这个老家伙挺有钱的,我们再骗他几十万吧。”

这条短信实际是中网互赢公司两名“打配合”员工间互发的,结果被误发到张某手机上。张某一下被气得住院了,出院后马上报警。

另外,中网互赢公司员工曾冒充腾讯公司,说要买被害人的关键词。被骗很多钱后,被害人质问中网互赢公司员工,该员工承诺“你到上海来,到腾讯公司直接找马化腾签合同就行”。

受害人订了机票、酒店,到了上海后直奔腾讯公司,称“你们老总马化腾要出80亿元收购我的关键词”,最后被腾讯公司给轰了出来,这个时候被害人才发现自己不仅被骗了,还被耍了。

据赵鹏介绍,用关键词诈骗的案件目前依然很多。他在询问一名被害人时,半个小时内该被害人一共接了九个电话,电话里业务员问该人是不是有一个关键词,有人要抢注,他们公司可以帮忙转让。

而检察官在打电话联系被害人时,多次去电对方都不接。被害人觉得检察官是骗子,最后把检察官的电话都拉黑了。检察官只得拿自己个人的手机给被害人发短信告知。后来这个被害人说,他一天接一百多个电话,全都是关键词销售的,已经不敢再接电话,所以把检察机关的电话都漏掉了。

讲述 起诉过程用了半年 追款冻结一个多亿

据介绍,该案从公安移送到检察院后,检察院提起公诉共用了六个月的时间。赵鹏表示,被害人涉及全国各地,有些人说不清楚被骗的数额,检察官要一笔一笔地对。为此一分检专门成立了一个五人办案组,分工进行。

此外,检察院还要追赃款。最初侦查机关移送到一分检时,在押款项是1000多万,但涉案数额是6000多万。“随着我们工作的开展,涉案数额又逐渐上升。”为此检察院开始通过对其账户资金流向的梳理,看涉案款的最终去向,“大概冻结了20多个账户,还追捕了1个掩饰犯罪所得的犯罪嫌疑人,冻结的钱款一共是1.14亿元”。

为什么冻结的金额会多出涉案数额呢?赵鹏表示,因为指控的是单位犯罪,可能会有单位罚金,另外,这类案件恐怕还会有新的被害人。那么,还要预留出一定的份额来,如果今后有新的被害人,还会涉及到返还的问题。

揭露·骗术 冒充大客户谈生意 实则骗人花钱“注册”

赵鹏介绍说,中网互赢公司起初的业务不涉及违法问题,但赚钱会比较慢,因为毕竟没有那么多人要完善关键词,所以,他们就把公司分化出一个大客户组,冒充大客户跟被害人去联系。

他们先通过一些非法途径找到很多关键词持有人,打电话问对方是不是要转让。若要转让,他们就把这个客户信息转交给大客户组员工,冒充大买家跟被害人谈,动辄就说愿出一百亿收购其关键词。

被害人听了当然愿意。然后,他们给被害人提要求说这个关键词不完善,得注册B2B、B2C、O2O、微信公众平台,得把这些都做好,我们才能收购。他们还跟被害人说,做的话得找中网互赢,我们比较信赖这个公司。

之后被害人就去找中网互赢公司注册。但费用少则几千块钱,多时高达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注册后,“大买家”又提出别的注册要求,直到被害人手里的钱几乎花光,或者意识到自己被骗,才不再继续上当。

据记者了解,中网互赢公司的主要诈骗手段有两种:一是“谎称抢注促成交易”,即与作为关键词最初注册人的被害人取得联系,并虚构“网络关键词”的市场价值,诱使被害人购买公司注册、维护等服务。

二是“冒充买家相互配合”,被告人冒充第三方“买家”同被害人取得联系,谎称欲购买被害人所持有的“网络关键词”,有的甚至愿意出好几个亿,以此要求被害人完善网络资源,意图以促成虚假交易的方式诱使被害人与公司签订合同,接受相关服务。

揭露·组织 几年间员工数激增 业绩好公司奖励汽车

据悉,中网互赢公司最初有正常业务,只是非常少,确实也不好做。

后来,老板发现其他公司用这种方式,于是也开始去效仿。

从该公司最初的账户中发现,从2009年注册,到2012年底,入到该公司账户里面的注册费才50几万。但到2014年案发被抓时,公司已多达一百余人。

从工资表可以看出来,在2013年开始诈骗活动前,该公司的员工大约有十几个,最多也就二十几个,员工工资在一两千左右。

从2013年开始,随着诈骗活动展开,公司的人员激增,一下从十几个人变成一百多个人,员工工资从原来的一两千往上涨,最少的月工资能达到三四千。有的员工业绩好,每个月能拿提成十几万,甚至还被奖励汽车。

用做游戏跳舞减压 请来的舞娘主动入伙

该案62名被告人中有38个是90后,22个是80后,年龄普遍较小,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且绝大多数在其中都是从事销售工作。这些人都是跟一般公司招聘一样,是从网上看到招聘广告进入公司的,另外还有就是亲属间互相介绍的。

这案子里面有两对恋人,还有几对兄弟、姐弟。很多被告人因为家中生活拮据,所以来京打工,加入公司后也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参与诈骗。

据介绍,该公司是每天早上八点钟来上班,到晚上十点,最后唱完集体歌才下班。“整个是高强度,所以公司为了活跃精神生活,还请了人带着做游戏、跳舞。”赵鹏说,公司中一个女孩儿本来是被聘来教跳舞的,结果她觉得光教跳舞不能学到技能,就主动申请加入其中。

这个公司成立了几个部门分工合作,第一个部门是行政部,只负责招聘、培训、督察。如果业务员一天没打够200个电话,就会被公司通报批评。财务部除常规的财务之外,还要审核业绩,统计每人做了多少。销售部又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打电话销售的,另一部分就是打电话配合的。第四个是技术部,有人在他们那儿签了合同,他们“按照合同办事”。

每人日打200余电话 进公司先要话术培训

业务员主要的工作就是拨打电话。公司有规定,每个人每天拨打的电话不能少于两百个,也就是说,业务员要不停地打。

该公司编写了一本很厚的话术培训教材,检察官在法庭上也出示了该教材。每个员工进入公司之后,要经过三天的培训,培训主要就是“话术”培训,教他们怎么去跟客户套近乎,怎么去介绍公司,包括谎称公司是工信部下属的专门负责域名转让的单位,还有怎么去跟大客户组的人配合。“当然,他们这个‘话术’并不是固定的,还鼓励员工自由发挥,只要能把单子做成,那方法不限。”赵鹏说,

话术非常详细,先预估出客户可能会提出的大概30多个问题,再教授如何回答。按照这个“话术”,业务员甚至能跟被害人聊一两个小时,“业务员一开始还是先跟客户套近乎,聊一些跟这些没关系的。因为有好多客户都是中老年人,他们的儿女不在身边,觉得这样很亲切。”赵鹏说,一些被害人就是这样上当的。文/记者 洪雪